多地提前实施国六排放标准后 经销商成排放升级最大牺牲者
2019
07/12
中国汽车报网 · 陈萌 张忠岳
  多地提前实施国六排放标准令车企短期内颇感无能为力,而地方政府对行业组织呼声也没有反应,所有压力最终传导至经销商身上。在这次轰轰烈烈的排放升级大潮中,我们应该看到与记住的是,无数经销商艰难和无奈。

编者按:多地提前实施国六排放标准令车企短期内颇感无能为力,而地方政府对行业组织呼声也没有反应,所有压力最终传导至经销商身上。在这次轰轰烈烈的排放升级大潮中,我们应该看到与记住的是,无数经销商艰难和无奈。在排放升级和市场趋冷的双重压力之下,经销商承载太多难以承受之重。在这一特殊时期,本报记者多方走访调查,以期客观反映市场实际情况。

《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明确规定,今年7月1日开始,重点区域、珠三角地区、成渝地区提前实施国六排放标准。迄今为止,全国至少18个省市地区提前实施国六标准,比既定的实施时间(2020年7月1日起,国六a,2023年7月1日起,国六b)大幅提前,导致市场应对不及。一些地区经销商国五库存车难以消化,同时部分车企国六新车供应不足,市场出现很大波动。一些行业组织呼吁,由于时间过于紧迫,地方政府应给与市场一定“过渡期”,车企也应采取多种措施帮助经销商清理国五库存车。

然而,尽管呼吁声音强烈,除了广东省给予三个月“过渡期”外,绝大多数地方政府并无反应。7月1日已经过去,车企和经销商的焦虑与困难是否已经缓解,市场情况到底如何,记者带着这些问题进行了采访。

清理国五车仍在进行

重庆是提前实施国六排放标准的地区之一,2019年的夏天,重庆市的汽车经销商日子过得颇为艰难。消化国五库存车成为他们在上半年的惟一工作。但直到7月1日这个任务也没有完成,经销商已经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中国汽车报》记者了解到,6月仍有车企在向经销商批售国五车。“今年经销商的压力实在太大了。”重庆某汽车销售公司负责人透露,“现在车企将库存的国五车都发给了经销商,我们公司就压了300辆。因为根本无法在7月1日前卖掉,我们咨询了车管所,车管所建议将车全部上到公司名下,然后以二手车慢慢销售给客户。这样一来,经销商要先承担车辆费用和税费,然后当二手车过户的时候,经销商还要承担车辆贬值的损失,而且经销商要再交一次二手车增值税,所以资金压力和损失非常大。”

类似情况不只发生在一家经销商和一个品牌上,这种情况在重庆相当普遍。东风汽车、长安汽车、北京现代、上汽通用、众泰汽车等品牌经销商国五车的库存系数仍比较高。

为了消化国五库存,重庆当地一些经销商集团还在通过各种渠道争取外地客户,或者帮助本地车主上外地车牌,以解决库存车积压问题。“但是重庆当地车主上外地牌,给使用带来很多不方便,很多客户听说只能这样操作,都不愿意购买了。”一位经销商表示。

重压之下,经销商失望和愤怒的情绪越来越浓重。有经销商直言,这种从销售端作为排放升级标尺的环保“一刀切”的做法,过于简单粗暴,没有因地制宜,忽视了行业福彩快3APP的实际困难。

除了重庆地区以外,其他一些提前实施国六排放标准地区的部分经销商日子也不好过。“从政府正式公布政策到实施的时间不到3个月,但市场情况并不乐观,虽然想尽促销办法也没能完全消化国五库存车,现在只能想办法往周边暂时还没有提前实施国六的省市销售。”浙江某品牌4S店一位负责人表示,现在店里的压力不是一般的大。

亏本甩卖已成无奈选择

相比重庆地区的经销商,上海、南京经销商的日子相对好过些。上海市汽车销售行业协会专家组成员徐宪成介绍,上海市经销商对国五国六切换准备比较充分,国五库存车已经大部分销售出去,过渡相对平稳。不过他同时指出,消化国五库存车的主要功劳在经销商,正是经销商承担了排放切换的压力,通过大力促销清理库存,才帮助车企减少了损失。

近日,南京召开“实施国六排放标准”通气会。根据《关于南京市实施国家第六阶段机动车排放标准的通告》,自7月1日起,南京将实施国六机动车排放标准,南京市所有销售和注册登记(含外地转入本市)的轻型汽车,必须符合或严于轻型汽车6A标准。在2019年7月1日之前已购买的(以购车发票日起为准)和已从外地转入南京市的(以机动车登记证书的转移登记日期为准)符合第五阶段排放标准要求的轻型汽车和重型汽车,在2019年8月1日之前,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可以办理车辆注册登记手续,逾期不予办理。

南京地区一家经销商集团负责人告诉记者,根据日前对本集团不同品牌多家4S店的走访了解,集团内国五库存车已经基本消化完毕。“虽然车已经卖得差不多了,但是经销商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比如有些品牌4S店已经给出了低至5折的优惠力度,实际上是在亏本甩卖。”他说。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郎学红透露,从对经销商集团的初步调研看,规模中等和中等以上的经销商集团国五库存车清库情况好于预期。目前,有多家集团反映,在提前实施国六标准的区域国五库存车已经基本消化完毕。

据了解,目前一些车企对经销商国五车清库也给予一定政策补贴。但据不完全统计,尚没有厂家承诺回购车辆。6月,已经有车企开始对国五车进行价格补贴。考虑到在7月1日之后,提前实施国六地区经销商手里的国五车无法上牌,当地又没有“过渡期”政策,这些地区的经销商只能先将车辆过户到公司名下,一些车企还额外给予购置税补贴政策,弥补经销商在这个特殊时期的损失。

平行进口车形势更严峻

国五国六排放切换不仅给中规车销售带来了影响,平行进口车市场因为车辆排放原因也迎来了“至暗时刻”。在此之前,我国排放标准基本与欧美对标,但是国六排放标准限值要求和测定方法都要严于国外标准,可谓是全球最严格的机动车排放标准,所以欧规车、美规车、中东版车型都无法与国六标准对标。

天津滨海国际汽车城有限公司外联部经理卢弢告诉《中国汽车报》记者,因为担心国五排放标准的车辆买到手里会很快贬值,所以很多消费者都选择持币观望,今年上半年平行进口车经销商经营情况相比往年明显下滑。

“因为打折力度大,6月平行进口车市场迎来了小高潮,被抑制的消费潜力得到集中释放,但经销商的担心却有增无减。”卢弢说,“近两个月经销商的进车量已经严重缩水,库存车只能卖给还没有实施国六标准地区的客户,估计7月销量会比6月下降超过50%。”

据悉,天津市当地行业商协会已经与天津市商务局、环保局、认监委等多个部门展开商讨,解决在新的环保标准下平行进口车排放检测问题,但目前还没有达成解决方案。

中航兰田汽车销售服务(上海)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孔繁伟介绍,由于上海市已经开始执行国六排放标准,所以要在上海本市登记新车的客户已经无法购车,预计如路虎品牌车型,在国六标准实施以后,销售量可能大幅下滑。“我们现在的库存量比较大,新进口过来的车只能卖给还没有实施国六标准的地区,车辆批发价格也无法维持以前的水平,经营受到一定影响。”他说。在他看来,目前上海地区的平行进口车经销商都在等环保部门对于平行进口车3C问题的政策,如果到2020年7月还没有解决办法,整个平行进口车行业会遭受致命打击。

地方政府无动于衷

为了给经销商争取足够多的市场“过渡期”,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汽车经销商商会等全国性汽车行业组织,重庆市汽车商业协会等地方经销商组织,纷纷以各种形式呼吁提前实施国六标准的地区给予一定的市场“过渡期”,但绝大数地方政府对这种呼声无动于衷。

6月27日,重庆市汽车商业协会向政府相关部门发函,再次呼吁给予国五国六排放设置缓冲期,以便经销商消化国五库存,但是目前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6月初,重庆汽车商业协会曾发布渝汽协【2019】19号《关于提前实施国六致各品牌汽车供应商的公开信》,呼吁各主机厂立即停止向重庆市经销商继续派发国五车型,并安排国六产销工作。建议厂家为经销商提供专项促销基金,取消相关返利考核,合理调整年度商务计划,对经销商库存国五车进行调配或回收。

重庆市汽车商业协会秘书长陈学勤表示,协会早在3月1日就在与相关部门沟通国六排放延期问题,同时希望能够尽早给厂家和经销商执行国六标准一个确定的时间节点。今年以来汽车市场持续低迷,国六排放标准的到来让很多消费者选择持币观望,经销商手中的国五车销售非常困难。

《中国汽车报》记者了解到,因为重庆市关于实施国家第六阶段机动车排放标准的通告迟迟没有发布,一些车企以此为理由,仍然向经销商批售国五车。直到6月27日,重庆市生态环境局、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公安局、市场监督管理局才联合下发文件,明确7月1日起执行国六排放标准,此时距离执行期限仅剩3天。

陈学勤告诉记者,部分地区提前实施排放升级,扰乱了车企的技术升级节奏。一般新标准车型从设计、研发到生产、销售需要2~3年时间,但是从相关文件出台至今,只给车企留了一年半时间,车企没有做好排放升级准备,只能把压力转给经销商。如今按照车辆销售日期判定能否上牌的做法,实际是从销售端倒逼生产端停止生产国五车。经销商承担了来自车企和政策的双重压力,本应在生产端解决的问题被转嫁到了消费端,这种做法并不合理。

惟一例外的当属广东,在7月1日前,广东省人民政府发布《关于实施轻型汽车国六排放标准的通告(粤府函【2019】147号)》(以下简称《通告》)。《通告》显示,广东省汽车经销商库存的且汽车福彩快3APP合格证标注日期或者进口汽车《货物进口证明书》标明的办结进口手续日期为2019年6月30日以前的国五排放标准轻型汽车新车,在2019年9月30日前可以办理注册登记、变更登记或转移登记。这相当于为原定7月1日实施的“汽车国六排放标准”设立了有条件的3个月“过渡期”。

国六新车供应不乐观

国六排放标准的提前,不仅意味着国五库存车的清理压力,也考验着车企国六新车的供应能力。6月28日,生态环境部举行6月例行新闻发布会,新闻发言人刘友宾表示,从技术和产业准备情况看,汽车生产企业已完成大部分国六车型开发工作,目前已进入量产销售阶段。截至2019年6月20日,已有99家轻型车企业2144个国六车型、60家重型车生产企业896个国六车型进行了环保信息公开。从汽车销售市场看,国六车型已全面上市,市场基本实现平稳过渡。从油品供应看,2019年1月1日全国已全面供应国六汽、柴油,为机动车国六标准实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来自生态环境部的官方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27日,国六轻型车共有102家企业2265个车型(4960个信息公开编号)4738377辆车进行了轻型车国六环保信息公开,与上周汇总环比增加121个车型、337385辆车。其中,国内生产企业84家、1893个车型、4333898辆;国外生产企业18家、372个车型、404479辆;轻型汽油车企业101家、2141个车型、4597403辆;轻型混合动力车企业29家、124个车型、140974辆。公开车型均为国六b(除12款车型为国六a外)。

然而,市场的实际情况并没有这么乐观。《中国汽车报》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有些品牌目前还没有符合国六排放标准的新车供应给经销商。7月,一些经销商将面临无车可卖的窘境。

相比较而言,自主品牌国六新车的供应情况不如合资品牌,有数家自主品牌至今仍没有国六新车推向市场,已经有国六新车供应的自主品牌,也存在产能不足的情况。“我们企业也是最近才发布了全新的满足国六排放标准的动力总成,但产能需要一个爬坡过程,眼下能供应市场的,主要还是国五车型,提前实施国六地区的经销商,只能先等着。”某自主品牌相关负责人表示。

“公司此前的战略重心已经转向纯电动了,对国六提前实施准备不足,为了应对提前实施,相关部门都是加快了研发进程,也因此影响了既定的福彩快3APP生产计划。”另外一家自主品牌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合资品牌虽然情况相对乐观,但部分畅销车型也因提前实施国六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以在中国市场销售火爆的广汽本田飞度为例,虽然国内A0级家轿车的市场份额一直在下滑,但飞度一直以来有着强劲的市场表现。数据显示,今年1~5月,广汽本田飞度共销售6.8万辆,成为A0级家轿销量冠军。

不过,因现有是发动机配置达不到国六排放标准,广汽本田已经宣布,从7月1日起,执行国六排放标准的城市将暂停销售现款飞度。广汽本田相关负责人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广本正在采取相应的改进措施,以满足国六排放标准,但因广汽本田车型都是按照国六b标准升级,车辆的发动机需要重新匹配一些零部件,所以升级的周期比较长,至于升级后的新飞度何时能够上市销售,目前并没有明确日期。 

THE END